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温州党史 > 党史研究
学习党史二卷 弘扬革命传统
时间:2015-07-30 字号:[ ]

  在全党全国人民满怀喜悦的心情,迎接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之际,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辑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以下简称党史二卷)发行了。我有幸较早拜读这本书,虽由于时间尚短,只是通读了一遍,再加个人水平低,许多问题还没来得及深入思考领会,只能说是走马观花,认识肤浅。我将进一步精读、细读,并联系学习相关辅助资料,以求全面准确把握党史的基本内容,揭示和宣传党在中国的领导地位和核心作用,通过学习进一步坚定革命信念,保持革命活力,永远跟党走。

  党史二卷所涉及的时间,发生的有些事情,都是我亲身所经历或耳闻目睹,读起来比较亲切。但由于自己所处的位置及阅历、水平限制,对许多事情并不了解全貌,也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只是一知半解,更没有从原则高度来认识。现在有了党史二卷的指引,重新回顾这段历史,知道了不少情况,更了解了当时所处的国内外形势与领导决策的过程,也是个人学习上是一次“充电”,在认识上是一次提高。

  在学习党史二卷第一编时,使我重新回到刚刚参加革命的岁月。在那个年代,新生的人民政权刚刚诞生,各种反动势力还不愿意退出历史舞台,妄图配合磐踞在沿海岛屿的国民党反动派“反攻大陆”,妄想重新夺回失去的“天堂”。我们也是满腔热情投入了这场“为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而斗争”。经过大规模的剿匪斗争和镇压反革命运动,不仅使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得以巩固,抗美援朝战争有了稳固的后方,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得以顺利开展。当时,我们都是日以继夜的努力苦干,从事清查、搜捕、审讯、判决等工作。经历了清剿、肃清残匪;经历了大张旗鼓镇压反革命运动;狠狠打击天上跳下来的、海上爬上来的美蒋特务;在党政机关清理中层,开展肃反运动。这一切都有力地扫除了国民党遗留在大陆的反革命残余势力,基本上肃清了曾经猖獗一时的特务、地下军及会道门等反动组织,为土地改革和经济恢复工作的顺利进行提供了保障”。重温这段历史感到十分亲切,对中央先后颁发的镇反的“双十指示”,公布的“惩治反革命条例”,记忆犹新,那段时间遇到的困难、工作的成就,历历在目。但由于我当时只是一名从事具体工作的基层干部,上级许多指示、决策只是听传达布置,很多都是不甚了解,反正是认准听党的话,服从命令听指挥。记得当时我在预审一些老奸巨滑的反动官吏、反动军官以及老牌特务时,他们看不起我这个小毛孩子,可是他们在我们所代表的人民政权面前不得不低头认罪,交代自己的同伙,终于制服了他们。现在学了党史,重温这段历史,使我认识提高了,许多事也看清了,看到了这场斗争的必要性、正义性;也看到了这段个人的历史汇集到时代的洪流,就成了巩固人民政权强大力量;我们感到没有虚度年华,通过斗争,个人也得到进步和成长。

  再如亲身经历的“文化大革命”,在运动刚掀起时,凭着对党中央的信任,对毛主席的热爱,也曾想努力跟上中央的步伐,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听从上级党委的指示,投身到运动中去。可是随着运动的深入,我不断地犯“错误”。听市委的布置,成了“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对毛主席不忠”等等。于是被批判、斗争、靠边站。但我一直扪心自问,我怎么会从一个革命干部变成了“走资派”,从革命队伍的一个成员成了运动的对立面,一直都没有想通。现在学习了党史二卷,终于明白了、想通了。当时奉为经典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实际上是既违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根本原则,又不符合中国实际的错误的,甚至是荒谬的理论,并由此引申出一系列谬论和行动,给我们的社会主义祖国带来了沉重的灾难”,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这场所谓的“大革命”,也使我的认识大大提高了一步。通过运动的锻炼,使我的思想是一次洗礼。

  我深信通过不断地深入学习,必将进一步澄清各种模糊认识,更加坚定信仰,真正做到活到老,学习到老,永葆革命青春。通过党史二卷学习也大大提高了学习研究党史、军史、革命史的自觉性和积极性,也学到了看问题的正确立场方法。过去我一度负责温州市志的编纂工作,研究温州的近代史,就存在着水平不高、立论不明的缺点。近几年在我参加党史学会和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的工作后,使我有机会接触到许多有关党史、军史的资料和文章,再联系前一段学习《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的党史工作的意见》(即中发 [2010]10号文件),习近平同志在全国党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使我想到了许多问题,都亟需在研究党史、军史时,予以逐步厘清。尤其看到有人著书立说,出版发行回忆录,不少见诸报刊杂志,向社会大众,尤其是年青一代宣传传播,更应慎之又慎,切不可哗众取宠,甚至歪曲事实,传播谣言,成了别有用心的人的传声筒。党史二卷告诉我们必须始终坚持实事求是的党性原则,看待历史上发生过的任何事物都不能脱离实际,要看主流,看方向,决不能割裂历史,否定历史。党史二卷就是这方面的典范,为我们观察思考问题,提供了榜样。我们既要看到问题,但决不能不顾主客观的条件,抓住一点不及其余,从而否定历史,作出了错误或片面的结论。

  我党建立九十年来,无论是革命时期、建设时期,情况是千差万变的,斗争是错综复杂的。尤其是革命时期,无数革命先辈是提着头颅干革命的,斗争十分残酷。即使是和平的岁月里,斗争也是很尖锐的。对他们在当时的情况所从事的工作,采取的措施,不能用现代的眼光看待,吹毛求疵,更不能肆意否定。甚至有些人别有用心的用这种观点或手法,否定革命前辈,甚至否定革命领袖,无中生有把党内斗争说成是尔虞我诈,说成是争权夺利,以达到否定党,否定党的领袖,这种现象比比皆是。远则苏联解体、东欧剧变,近则中东北非发生所谓“颜色革命”,都是西方势力长期推行的“西化”的结果。历史警示我们,“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国际反动势力对于社会主义国家就是用歪曲、甚至伪造历史入手,从攻击列宁、斯大林入手,否定党的领袖,在我们国内也有人全盘否定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致使信念动摇,理想失守,道德沦丧,权力腐败,进而瓦解了党,颠覆政权,搞垮国家。当我们看到在苏联大地上飘扬了七十年的红旗落地了,我的心灵里感到震撼,感到迷惑。在学习了党史二卷和习近平同志在全国党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后,思想豁然开朗,这些惨痛的教训应永远记取。我们要提高对党史学习的自觉性,旗帜鲜明地捍卫党在各个革命、建设时期的领导地位。

  对我党历史上发生过的重大事件和主要的党史人物,都应该有公正的评价,要从当时的实际出发,分析主客观的条件,得出正确的结论。决不能根据个人的好恶或某些需要,而任意编造、戏说,任意拔高或贬低。例如有人以错传错地编造所谓镇反中错杀多少人,出了多少冤案,以此来否定和攻击党的领导、党的政策。实则我从亲身的经历,就知道当新生政权诞生时,敌人的活动多么猖狂,反革命分子残杀干部和积极分子多么残暴,我们的几个同学,刚刚参加革命就被叛变的“新兵团”杀害。我的入党介绍人张金生同志就在搜捕空降美蒋特务时被杀害。磐踞在海岛上的残匪一再扬言要打回温州“吃月饼,过中秋”,要配合第三次世界大战,重新夺回政权。不少已穿上军装的青年学生,被家长硬拉回家,脱掉军装。刚解放的几个月,在温州城内一入夜,就有反共救国军出来贴标语,埋 TNT炸药,打黑枪,甚至把人民政府的牌子都摘下,丢到厕所里。在这样的情况下,对反革命势力的仁慈 ,就是对人民的犯罪。党中央、毛主席及时开展土改、镇反、抗美援朝三大运动,打退了敌人的反动气焰。当然在大规模的镇反运动中也出现了一些偏差和错误,譬如运动初期犯了“宽大无边”的错误,群众意见很大,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共产党讲宽大。”在运动高潮时,由于过左的干扰,再加司法体制和审判程序不够健全,以致出现了一些错捕错杀的偏差,中央及时发现并作了纠正。毛主席和公安部长罗瑞卿曾专门对我市公安局预审科副科长张金生同志反映我市一些地方,由于逼供信出现假案问题的信件作了批示,并及时提出要稳、准、狠的镇反方针。及时实行“谨慎收缩”的方针,严格审批权限,特别是创造性实行了“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强制劳动,以观后效”的政策,保证了良好的社会政治效果。另外,最近在党史刊物上一再看到有人以写的回忆录为名,不尊重历史,肆意改变事实。也有的不符合亲历、亲闻的原则,以错传错,伪造事实,提高自己或亲人,贬低或否定其他人,否认早已定案处理的犯罪事实,连屠杀革命志士多人的杀人魔王张宝琛、张绍舞都有人为之叫屈。还有的伪造“光荣”历史,不分是非,前段时间,我市一家报刊,就以整版篇幅介绍一位“斗士”的英雄业绩。对这位“斗士”我不熟悉,也不了解,可是从报纸介绍的事情,看到他曾自刻了“XX市人民委员会”、“XX市教育局”、“XX乡公所”的三枚公章,打介绍信外出活动,这明显是违法行为,也被作为英雄业绩宣扬,真可谓“是非不分”。也有的刊物由于各种原因,给一些不应发表的文章开绿灯,标新立异,美其名思想解放,既败坏了刊物自身的声誉,也贻害他人。

  总之,我们学习党史二卷,就要学习其实事求是、讲事实、立论公正的精神,搞好党史、军史的研究和宣传,特别是对青少年的教育,充分发挥党的历史以史鉴今、资政育人的作用。最近,中央有关部委发出关于在党员、干部、群众和青少年中开展中共党史学习教育的通知,明确指出学习党史加强党的思想理论建设,推进社会核心价值体系,提高党员干部、群众和青少年思想政治素质,以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虽然,我已年近八旬,但仍应通过学习,不断充实提高自己,弘扬革命传统,永远不愧对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